那隐隐的希望呢
2017-10-12

Fulmina:

做一个不修片的好孩子

2016-06-10 2

两面

难道山坡还会耍什么花样

只是棉花并不懂这种安静的幽默

2016-01-10

镜子叫我说谎
它却拥有真相

勺子装满果实
树枝无力投降

还待云开
你还要回来

2015-12-31
2015-12-06

鱼塘主

2015-12-06
2015-11-29

Traversal

2015-11-29

只有少年还望清朗的月亮。


2015-11-25 2
2015-11-01

祝十三快乐。

 

2015-10-04
2015-09-26 3

 

 

黄牛甩尾而来

那星星就走吧

孤室宽白 草是路

刚刚好

 

2015-09-26

我摊开心中愁,你只见眼前秋。

2015-09-03

不完美的美丽

2015-08-17

要有光

2015-08-17

一对

2015-08-17

初用GR,没修。


下了雨出去真是快得风湿了。

2015-08-10
2015-07-20
2015-07-15

就当他是沙漠的雨

船上的沙  海上的烟

眼里蓄着流不尽的水

可以渴望  

想象  观赏  

不阻止它的流淌

在他来的时候收集

堆成一城城墙

咆进肺里

留在温柔的纸上

等的是和他鸣雨 追空 登川

趴着看他睫毛间晕着的光

拥抱量出肩的长

要他是喝红豆汤的英雄

看遍世界的美

他  不是他

他  太早在白的早晨喃喃离别

他  背夜带一轮蜡烛和盏淡落日

与雪相逢

2015-07-04

遥远,无意义。

2015-06-20

是不是有河流的城市,总有人在夜晚独自趴在桥栏看水。有相同的沉默和弯曲的背。

2015-05-28

天哭哭啼啼的,也不知道它在伤心什么。

这气候倒更像是秋了。它本不是,却与这里真正的秋一样寡淡。校门口那排梧桐,夹着几棵松树(据说并不是松树,但于我那样子就是松树的样子)可能叶子在高处,没有支点而四处摇着。空气是轻的,也淡,那些树的绿却深。雨太细,像雾,也像假意而出的眼泪,只够把衣服润着那么一层。雨并非真切,听落在雨棚上声音的架势和真的雨是不同的。产生了错觉,检验就得站在雨里看到它坠地无声。

夜雨刷漆,斜着光看便什么都是亮的。街上寥寥行人,比还风干净。最想在这种天气出去,慢慢地走,有个人陪也行,不打伞了。走在没有人的街道中央,要是那街道宽点,就是个小广场,可以享受行道树的掌声。给喜欢的那个男生脸颊浅吻,如果能约到他的话。还要像小时候惯做的那样趟水,让水从鞋子里溜过。

这种天气我觉得就是好天气了。

其实啊,好天气最好不过睡去。 

2015-05-21

阳光正好的时候
总想要一个拥抱。

2015-05-01

我仍生活在你的影子里。追随我能得知的一切,诗或者歌。

知道你的一切在身边兜兜转转后终会成为过往,因不知道期限,便还是微弱地坚持。

你止步于此,我也会试着停止。

我仍喜欢那片蓝天。

就像我说我爱你,至少那时是真的如此。

你成为永远的秘密,你是完美的遗憾。多希望你还在对岸等我,再慢我也看得到。

缠绕的头发就随它吧。

-----------

“希望在我们双鬓发白的时候,记得曾经为彼此制造的某个感动瞬间,让我们在某个星辰灿烂的夜晚,幸福地失眠。”

4.15

2015-04-14


惜时珍物 只因随时稍纵即逝。


2015-04-13

飞鸟

2015-04-13

我拍云,拍它的美好。

美得像你的离去。

2015-04-12

意义

如果你是树
那我只能是风


经过
 不留


你成了海
我只能散

2015-03-24

你们

 

2015-03-21



风要带走树叶


而树在挽留


2015-03-20

归程
总是比迷途长
长于一生


重逢
总是比告别少
只少一次


2015-03-20 2

再见十五岁。


2015-03-02 2
2015-02-28
2015-02-28 1

2

2015-02-28 1

杂碎

2015-02-28
2015-02-28 1
2015-02-21

新年快乐啊


愿能一直拍下去,永不失热情。

2015-02-19
2015-02-18 1

动物

2015-02-15
2015-02-14

历象

我走向各方

在枯碎的尽头

"急流的风声撼动着我的思绪

我感到你的影像在颤抖

于是我过去

抱稳了它。”


很久之后的一个月夜

你站在我从未见过的雪中

待我走近时

兀自飞走。

2015-02-07
2015-02-01

C

其实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总用同一个名字。

几乎每个我要用的网站,每打出那几个单词,用户里都有这个人。点进去也是相似的,寥寥的内容,他似乎都不是哪个网站的深度用户。我想知道更多,却无法了解更多,像那些稀稀拉拉的主页,看不到更多。

他成年了,也高考完了,那时我只知道他要去北京,就跟他说要是北京下雪了跟我说一声。本以为他不会记得,有天就收到他的消息:

“局部有三分钟的雪。”

语气像极天气预报员。

我也知道了他去的是北大。



对他许下无数的诺言,都没有实现,可全部住进了我心里。

他在去往他世界的路上,我没能记得是哪里。

2015-01-30

丧葬店仍摆放着未燃的蜡烛,烧烤摊生着爆裂的火,枯败的法国梧桐闪耀。雨让一切明晰,夜空用力沉默。

2015-01-28

清醒但刺目的光明

2015-01-11
2014-12-31
© | Powered by LOFTER